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一個搞房地產的網友想叫我填一份關於房子戶型的問卷調查,我一看,全是豪華型的房子,還有什麼對工人的房間,花園的要求什麼的。我直接告訴網友,對不起,這種房子我想都沒想過,實在填不了。網友說,你想像一下嘛。我說,這些夢,我做都沒做過,實在想不出來。 不是我生活能及的事,有的夢,做都不會去做。不是我的現實,遠遠超出我的想像,在今生今世,來生來世,對於一些遙不可及的夢,我的思想顯得超乎尋常的蒼白與貧瘠。 有如富翁嘲笑乞丐關於金錢的概念,名流輕蔑草根,奢華笑盡貧賤的窘迫,我竟是如此淺薄,無知於對未來的憧憬與幻想。守著我的小屋,竹籬圍牆,幾盆瘦死的花草,永遠勾勒不出一幅關於花園洋房的海景圖,陽光下,怡然自得地享受著豐美與富足。 看著樹葉在陽光中打著招呼,花兒在微風中傳遞著嫵媚,隱約的面龐越來越遠,淡淡的背影慚行慚遠。春天居然就這樣開始了,我站在天邊一角,不打眼的角落,遠遠地看著他慢慢步入了鮮花簇擁的殿堂,那裡,有很多人在為他歌唱頌揚,他微笑著,踏著茂盛的季節,採集玫瑰園的香料,一手製造出神話般的故事。隔著許多光陰和一些薔薇的花枝,他朝她點頭致意,灰姑娘在他的溫情裡脫胎換骨,儼然成為新寵,奔馳於銀色的高速公路。 小心翼翼地把過去的痕跡刪節,輕輕關好曾經洞外的一扇窗,窗外,星漠浩瀚,確實會引人無限想像。原諒這寫詩的手,無論再多華章,無法寫出超思維的靈感。想了很久,也想了很多,或曾惶惶於夢魘的驚悚,內心無聲的旋轉著幾個或有或無的夢盎,如今早已飄然遠逝。浮生如夢,蒼海一粟,我們只是一群安於平淡的子民,是的,有的夢,做都不會去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