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一個搞房地產的網友想叫我填一份關於房子戶型的問卷調查,我一看,全是豪華型的房子,還有什麼對工人的房間,花園的要求什麼的。我直接告訴網友,對不起,這種房子我想都沒想過,實在填不了。網友說,你想像一下嘛。我說,這些夢,我做都沒做過,實在想不出來。 不是我生活能及的事,有的夢,做都不會去做。不是我的現實,遠遠超出我的想像,在今生今世,來生來世,對於一些遙不可及的夢,我的思想顯得超乎尋常的蒼白與貧瘠。 有如富翁嘲笑乞丐關於金錢的概念,名流輕蔑草根,奢華笑盡貧賤的窘迫,我竟是如此淺薄,無知於對未來的憧憬與幻想。守著我的小屋,竹籬圍牆,幾盆瘦死的花草,永遠勾勒不出一幅關於花園洋房的海景圖,陽光下,怡然自得地享受著豐美與富足。 看著樹葉在陽光中打著招呼,花兒在微風中傳遞著嫵媚,隱約的面龐越來越遠,淡淡的背影慚行慚遠。春天居然就這樣開始了,我站在天邊一角,不打眼的角落,遠遠地看著他慢慢步入了鮮花簇擁的殿堂,那裡,有很多人在為他歌唱頌揚,他微笑著,踏著茂盛的季節,採集玫瑰園的香料,一手製造出神話般的故事。隔著許多光陰和一些薔薇的花枝,他朝她點頭致意,灰姑娘在他的溫情裡脫胎換骨,儼然成為新寵,奔馳於銀色的高速公路。 小心翼翼地把過去的痕跡刪節,輕輕關好曾經洞外的一扇窗,窗外,星漠浩瀚,確實會引人無限想像。原諒這寫詩的手,無論再多華章,無法寫出超思維的靈感。想了很久,也想了很多,或曾惶惶於夢魘的驚悚,內心無聲的旋轉著幾個或有或無的夢盎,如今早已飄然遠逝。浮生如夢,蒼海一粟,我們只是一群安於平淡的子民,是的,有的夢,做都不會去做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這原野之上,有沒有一束最美麗的鮮花?要由天國潔白的羔羊,用純真的嘴唇奉上。花的幽香,沁入你的夢幻;這城市之中,有沒有一堵廢棄了的牆壁?那兒瀰漫著千年不散的風致。始祖鳥從低空飛來,悄然棲在你的身邊。我不想就這樣一無所獲地離去。你的笑容,曾經有片刻的間隙,偷偷地潛入我的記憶中。之後,你便開始逃避,化為一顆朦朧的星,一陣誤入迷途的風,離去了。 今天,在午後的陽光裡,我突然想起了你,在二月的這個不眠的夜晚,我已隱隱地聞到了春天的氣息。你就這樣,輕輕地走來,打開了我的久閉的心扉。曾經面對面地坐著,故意做出沉默的思考。那時你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麼,我卻情不自禁地心馳神往 ; 曾經肩並肩一起走著,不時有手臂的輕微的接觸。我有那樣小巧而精緻的一種念頭,我便故意放慢腳步,看風中你的長長的秀髮,做白日的夢的飄逸…… 當我想起這春天的往事,我的心,感到了一些淒迷悱惻的情意。青春的消逝,全在難以把握的不知不覺中。我只靜靜地呆在屬於我的地方,用你們所厭惡的,使你們覺得很不快樂的,來安慰我的心。舊日的意境,不變的情懷。為這我曾苦苦等待,在你還不曾降臨的日子裡。還能有什麼期望?還能做怎樣的幻想?我用一雙顫抖的手,撫摩著你摸不去的身影。我知道,你就是我的靈魂,我的一切。 隱約中,你俯在我的耳邊叮嚀道:住嘴罷,不要驚擾了我的未醒的夢。我環顧四周,白日的空間充滿無窮的喧囂與吶喊,一派混沌熱鬧的世界。我心下覺得奇怪。我一邊鋪床,一邊熄滅桌上的燈光。你立在黑暗中對我說:我的夢已經醒來,讓我們一起玩耍罷,不要這般寂悶無聊。四周的黑影在不斷加重、變濃,睡眠之神從低空飛來。萬籟俱靜。我的心,惶惑了。 那些看不見的青鳥往返雲端,銀色的翅膀,輕輕劃過,蟲聲漸弱和月色漸圓之間。有多少距離,被輕易的折疊,又輕易的打開? 也許我們都回不去了,也或許我們都不想回去。然而舊時光,總是在某個時候,在一支適合的曲子裡,被記憶裹挾著,迎面回朔邇來,散漫如今夜的月華,繾倦於小屋的每個角落,一小格一小格的,敲亮那扇沾滿灰塵的紗窗。而那些簌然跳起又滑落的音符,又如雪花般,撲向記憶更深處。 記憶中的我們,可曾談論過某一天,我們真的會擔心老去?俏立在時光的彼岸,你天真的就像個孩子。曾經有無數個夜晚,音樂甘醇如杯中的紅酒,我們留下的空隙,剛好可以讓幸福,從中間擦肩而過。你或許已經記不清,那些悄悄點起的燭火,燃燼多少滴迷茫的淚水。那些個美妙的日子,如今一粒粒,擺放在我每個夜晚的盡頭,靜謐的閃爍著,彷彿千年羽化的舍利。 我們更像是命運手中的矛和盾,被他緊握在左右手,始終不肯鬆開。抑或只有那麼近的距離,才能恰好的填滿我們的遠。從前,我總把最深的夜,留給你;現在,我把最遠的思念,留給你。這樣也好,像少年時候的春天,我總愛跑去田野,看蒲公英的種子,被風吹向海角天邊,而她永遠都不知道,隨著她一同飄遠的,還有一顆少年的心。 過往,永遠是一片片定格的畫面,我們身陷其中,無法向前,也無法後退。只有一個夢,冥頑如河底的卵石,他代替我,靜臥於流淌的光陰中,不肯老去。